首页 > 相關新聞

《中國教育裝備採購網》媒體專訪

【巔峰對話】AREC:我們的企業是有溫度的
—訪AREC董事長陳武吉博士

(http://www.caigou.com.cn)



人物:AREC董事長 陳武吉博士
《中國現代教育裝備》雜誌社 內容總監 王政
時間:2015年1月23日
地點:《中國現代教育裝備》雜誌社二樓

做企業的理想應高遠


王:台灣企業特別是台灣的教育裝備企業進入大陸市場會有兩個不適應。一是,教育理念的不同導致的對教育裝備產業的理解不同。二是,在區域市場的管道建設的成本巨大。您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陳:台灣的教育理念和大陸的確有很大不同,但在採購和裝備理念上是共通的。因為只要是教育行業,就需要裝備企業來提供產品和服務。對第二個問題,我們倒是認為,做企業一定會面對不同的市場環境。我們進入大陸市場需要管道建設,需要熟悉人脈,相對大陸企業要進入台灣市場,一樣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對這個我們倒是有心理準備。 王:一提到台灣企業,首先給人的感覺是做OEM的企業形態。台灣企業是不是更重視傳統的商業倫理?
陳:我們做企業一定是把社會責任放在首位的。就AREC而言,我們四位創始人分別來自台積電、HP和華碩等,已經做到了高管的職位。但我們想是不是在後半生做一些更有益社會的事呢?最直接的能貢獻社會的事業就是教育,那麼我們就結合我們做SENSOR NETWORK的技術優勢,進入教育裝備市場。是先有了我們要服務社會,對中國未來負責的態度,才有了我們發起創業經營AREC的動力。
王:企業和人一樣,不能沒理想。
陳:理想就是動力。

小是美好的


王:AREC是做SENSOR NETWORK起家的,進入錄播市場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要知道眼下做錄播業務的企業如過江之鯽。
陳:這個還是源於我們對整個錄播市場的判斷。從產品設計上看,我們發現市面上的錄播設備以及自動追蹤系統的設計都過於複雜,從安裝、使用到維護,都有相當難度。所以我們的產品設計理念就是簡單實用。
王:目前錄播設備的體積的確過於龐大,比如有的公司設計的產品幾乎跟一台櫃式伺服器的體積差不多,各種機位,各種佈線,再加上播放終端。品質是提高了,但方便和可操作性就大大降低了

陳:所以我們的產品基本就像一個"碟機"(DVD)播放機。從前端的自動追蹤模式到自動錄播、分屏、再到後期的畫質處理都可以一攬子解決。另外,為了易於用戶使用,還開發了導播台模式,使用者只要開啟畫面,就可以靈活操作了。
王:這樣省下的空間可以更利於功能的整合和增加互動性。
陳:是的。我們對產品設計的理念有很多是要符合人體工程學的,比如有些教師對錄播設備會有一定的"恐懼心理"和"嫌麻煩心理",我們從講師的日常教學習慣設計操作的功能,包含使用簡易遙控器操作、現場分屏與錄影分屏獨立、自動導播等功能。在便捷方面我們強調的不只是"錄",並且包括如何讓錄好的課件影片容易"播",易於"分享觀看"。除了讓教室變成攝影棚,也能成為播放廳,並且可以滿足透過各種行動裝置,觀看影片的能力。因此,我們從一開始,就決定做嵌入式的智慧錄播站,一台機器就能包括錄、播和存所有的功能。不需要另外建設錄播教室,我們的錄播系統直接就能與一般教室整合嵌入。不但安裝便利,容易操作和維護,同時讓成本降下來,使產品更容易普及。只要一個晚上的工期,每一間普通教室就能變身成錄播教室。

王:從"用得上"到"用得起"是一個很大轉變。這種設計理念的確如前面談到的,是有益於社會和服務於教育的,也是蘊含正向社會價值觀的產品。
陳:是的。產品的優劣,有時會產生不同的應用效果。比如說,一個教師的習慣舉動,會轉移學生的注意力,那麼這些要不要錄,要不要播呢?這是一個關係教學效果的大問題。所以需要我們對抓取資訊上,有很強的識別能力。再比如,一個畫質的問題,可能直接關乎觀看者的判斷。比如我們的產品也應用在醫療教學上,對一個臟器的著色不同,會直接導致醫生對病灶病變的判斷。這個後果就更嚴重了。

客戶需求的差異化源於教育理念的產異化


王:從"班班通"做起,可以一間教室一間教室地做,但共用的問題就出來了。您是如何看待"一校一方案"甚至"一課程一方案"抑或"一教室一方案"的?
陳:對於客戶需求差異化,我們必須要具備"教師思維",設身處地的把自己放在用戶的位置上考慮。對於一些不適應的使用者,需要我們瞭解人體行為學和心理學的理論。找到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比如,對於某個醫學院校,用戶反映體驗不好。我們調查的結果是醫學院校的女教師居多,對於個人形象出鏡有過多的考慮。另外在化妝、著裝方面要求也比較獨特。這就需要我們更多得為這些女教師設計更適合的方案。再比如,在我們與廚藝學校合作的專案裡,就設計出能隨時對於關鍵錄影視頻重播的功能,能讓學生現場重複觀看學習及教師補充說明,提升學生學習效果。
王:客戶需求差異化是個永遠無法滿足的無限空間,這個跟教育裝備理念以及跟教育理念的關係密切相關。
陳:是的。教育裝備的理念背後是教育理念的差異。儘管我們講"有教無類"但更講"因材施教"。這本來是好的。但現在大陸和台灣差不多都是把教育當成大生產式的訓練模式。相對來說,中式的教育是鼓勵標準化,不鼓勵個性化。美式的教育是尊重個性,儘量做到發揮學生的天性。而歐式的教育是儘量讓你變得個性化。這就導致對教育裝備的需求不同。我認為,再好的裝備只能滿足課程的需求,也就是"傳道、授業、解惑"其中的"授業"和"解惑"部分,而更重要的是傳道。我們大力開發新的技術和產品,就是儘量壓縮師生們在"授業"和"解惑"方面的成本。讓老師們能騰出時間來,多做一些"傳道"的工作,這是我們產品的潛台詞。

王:提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者也"的韓愈本身就是道統的代言人,也是教育家。儒家的教育一直是以道為尊。這也是我們教育理念從"教書育人"向"立德樹人"方向改變的原因。
陳:目前台灣的中小學教育從以前的"能力分班"到混搭。導致補習班的數量巨幅增長。因為統一分班後,教學的難度只能保持中等。能力低的學生聽不懂,能力高的等於浪費時間。所以,大量的補習班產生其實是社會資源的浪費。但如果有效的利用智慧錄播技術,就可以讓學生按照自己的需求選擇合適於自己學習需求的課程。對教師而言,通過點播次數和停留時間也可以知道自己在教學中存在哪些問題。

企業馬拉松的跑法


王:台灣的普教狀況出現"補習班"熱有一定的教學理念上變化的背景。畢竟,大陸的中小學的教育理念與臺灣有很大不同。這也造成了兩岸教育裝備企業對"商業倫理"層面的問題的態度不同。在這方面,您是如何看待的呢?
陳:台灣的企業也不都是富士康型的。也有很多站在產業潮頭的領軍企業。我們進入大陸市場後,深刻地認識到在教育裝備行業裡,有很多我們可以學習的企業和企業家。就我們自身而言,我們的缺點在於不夠"霸氣",因為做事習慣上多想一些,有時會顯得對於市場反應速度比較慢,在管道開闢和與代理商互動上有欠缺。但另一方面,因為我們習慣針對別人提出的問題思考得細膩一點,所以我們很看重與合作夥伴的關係,例如有些合作夥伴,剛好可以和我們的優勢劣勢做一些互補與合作。所以在市場發展上,我們其實是具有彈性、也願意與對的合作夥伴一起合作,共同開發最快最好的教育裝備方案。
王:這種類似共同研發、研發外包的合作方式會不會出現惡性競爭的危險?
陳:這個我們倒是不擔心。因為市場廣大,不同的應用情境與使用物件,有它各自適合的使用模式,只要清楚其中的差異,產品方案其實是可以做出市場區隔的。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做到"自己打敗自己"的局面,那反而代表我們的研發實力具有一定的優勢。
王:在市場反應速度不夠靈敏的前提下,跟著跑的確是個討巧的方式。
陈:是的。做行業的第一名壓力會很大。因為已經是領軍者了,會不知道今後的發展方向。全世界教育市場很廣大,我們本身不可能在所有領域都有領跑的實力,通過跟別的企業合作,跟著跑一段,反而會從引領者身上看到更多的坦途和溝壑。這跟長跑一樣,第一名壓力是最大的。而第二名、第三名在最後衝刺階段如果發揮的好,反而會後來者居上。

記者手扎

甲午 丁丑 乙亥。
宜納彩 祈福 訂盟

坐在我面前的陳武吉是這樣一個人,溫文爾雅,謙恭有禮。給人的整體感覺就是那種典型的台灣知識份子形象。
大陸企業家與臺灣企業家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文化教育背景的不同導致的在商業倫理上的差異。我認為,台商更講究仁義禮智信,廉恥、取捨、擔當等核心價值觀。
與我認識的很多台灣朋友一樣,同胞陳武吉出生於寶島,在跨國公司做過高管,現在出來創業。這樣的人生軌跡基本上是70年代左右出生的台灣企業家的同頻共振。和錄播錄像技術一樣,寶島本身也是一個"域",這裡也有老師,有學生,有班長,有輔導員,有優等生,有調皮搗蛋的壞孩子。在角色扮演上,一直沒有中斷的中華傳統文化應該是這片島"域"的老師了。
陳武吉說他出生於澎湖。他還特別地強調了一句,"就是那個外婆的澎湖灣的澎湖。"
澎湖,對大多數大陸人而言,不僅僅是個湖,還是個台灣人鄉愁的象徵。就像綠島,原本是個監獄,一首小夜曲讓她成了瑪麗蘇。對於台灣的鏡像描述很有意思,也富含更多的隱喻。比如金門高粱和長壽,比如蚵仔煎和楊德昌,比如《海角七號》和眷村,以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那些浪漫和溫情一幀幀低語著。當然,高畫質的流明上也有唐景崧和丘逢甲,霧社與殷海光。一部《台灣通史》好像就是以大陸為第一讀者而寫就的。
長時段的言說總是在同頻共振。別忘了,這裡也有台北故宮和新竹清華。
與其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如說一種文化形態養一方人。在這樣的文化傳統下的台灣人自然更具備一種對世俗生活的憂患意識。同時, 台灣人在大中華企業文化圈中更具隱忍性和擔當精神。
果然,陳武吉說他喜歡跑馬拉松,每年都參加幾次環島的比賽。平時也跑"半馬"來鍛煉身體。"當我們在跑步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麼?"這是同樣喜歡跑馬拉松的村上春樹的問題。也是我當天的問題。"當我們在建設中國教育裝備產業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麼?"
有目標的人有福了,就像那首《醉漢》:"我醉了,左一腳,十年,右一腳,十年,祖國啊,我正向你走來。"

内容來源:中國教育裝備採購網